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方案即将发布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深化国企改革进行了深刻的阐述,全会提出国有企业要“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薪酬水平,职务待遇、职务消费、业务消费”。进一步明确了国有企业改革方向。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要求逐步规范国有企业收入分配秩序,实现薪酬水平适当、结构合理、管理规范、监督有效,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改革对象的主体被明确为“中央管理企业”,除了国资委监管的113家央企外,各部委管辖的20余家金融企业以及中央部门(单位)管理的100多家非金融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集团型企业都将纳入其中。

央企薪酬制度改革方案由人社部牵头,目前相关方案正在根据此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讨论的情况进一步修改完善,初稿已经草拟完毕并开始征求意见,之后再按程序报批实施。

央企负责人“富”“贵”兼得遭诟病

央企负责人“富”“贵”兼得遭诟病

这次会议精神,根据网络媒体新闻总结出央企薪酬改革主要有下面四大要点:

一、改革标准:

水平适当、结构合理、管理规范、监督有效

二、分类制定差异化薪酬标准

有消息称,此次薪酬制度改革将缩小不同领域央企主要负责人之间的差距,拉平金融和实业的薪酬水平。具体来看,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而部分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削减后过低的,可能会根据企业需要进行适当上调。

《方案》最核心的内容是明确,下一步央企高管薪酬将采用差异化薪酬调控的办法,针对由国务院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企业中的不同类型央企,结合央企高管的不同选任方式,实行差异化薪酬制度。由中组部、国资委等方面任命,拥有行政级别的央企高管,尤其是金融类央企高管,将会有将大幅度的降薪、限薪。

有国资委人士向记者透露,央企负责人薪酬部分会更加注重中长期激励,并对当前的短期激励进行一定程度的精简,更加强调激励的导向作用。不过该人士表示,在他看来,“央企负责人薪酬将削减至30%”的说法并不确切,因为央企的薪酬调整一刀切的可能性不大,而会非常慎重,预计会针对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办法,“比如竞争性公司和公用性公司,薪酬设计的参考标准就不同,前者可以参照市场,后者或许会参照公务员体系的薪酬标准。”该人士同时表示,央企薪酬设计还将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一系列改革,未来央企高管薪酬监管方式方法应与高管选拔任用制度相匹配,竞争类领域的国有企业未来必须实行政企分开。

国企薪酬改革的关键和难点是建立真正科学的绩效评价体系,既要考虑企业所在行业性质对绩效要求的差异,如自然垄断行业、公益性企业和竞争性行业的标准就不一样,也要统筹兼顾到国有企业与非国有企业、管理者与员工、国有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的薪酬待遇。既有经济性、市场因素,也有社会性因素;既有企业短期发展因素,也应有长远发展的因素,很复杂,应把国企薪酬改革与国有企业改革紧密结合起来。

三、金融类央企降薪,启动股权激励试点

对于金融类央企来说,在高管薪酬被限高、被降低的同时,同时也将迎来一大利好。有财政部专家表示,有关方面正在制定国有金融企业股权激励实施细则,下一步将率先在国有银行领域启动股权激励试点,切实将国有银行高管的个人利益与银行的发展目标有机统一起来,允许国有银行试行股权激励等中长期激励办法。

四、破除二元分配体制,避免行政任命身份拿市场化薪酬

特别破除过去“市场化的薪酬用在任命制的干部身上”的现象。

(从透露信息看,与市级,县级国企比较,央企负责人并不单纯是身份去行政化,也不是纯市场化,而是“破除二元制”。)

企的薪酬调整一刀切的可能性不大,而会非常慎重,预计会针对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办法,“比如竞争性公司和公用性公司,薪酬设计的参考标准就不同,前者可以参照市场,后者或许会参照公务员体系的薪酬标准。”

央企薪酬设计还将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一系列改革,未来央企高管薪酬监管方式方法应与高管选拔任用制度相匹配,竞争类领域的国有企业未来必须实行政企分开。

改革并不单纯是降薪,而是要让市场的回归市场,让代表政府监管的回归公务人员本色。

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涉及到所有国有企业领导者的身份问题,如果是市场的人就按照市场价格走,如果属于国家雇员,代表了政府出资人的身份,那就要按照行政序列来走。

“现在的情况是这部分人身份出现混淆,行政化身份拿着市场化工资,两头的好处都占了。有些人在央企拿着高薪干几年,又还可回到体制内再当官员,这种‘两头转’的情况引发了很多问题”。

一边拿着百万年薪,一边享受着高级别的行政待遇,部分央企负责人这种“左手富贵,右手高官”的日子有望在新一轮的央企薪酬改革中被打破。

可能的情况是:未来国有企业的董事长应继续由国家任命,企业总经理则改由市场选聘,薪酬参照市场标准。由市场选聘的国企总经理不能进入政府任职,市场选聘高管的薪酬需和企业业绩挂钩。

五、严格履职待遇、业务支出,根除个人职务消费定额

要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除了国家规定的履职待遇和符合财务制度规定标准的业务支出外,国有企业负责人没有其他的“职务消费”,那种按照职务设置消费定额并量化到个人的做法必须坚决根除。

所谓的“职务消费”本应为企业负责人在履行公务职务所产生的支出,但现在,除公车、差旅等级,海外考察等相关费用被列入在内外,甚至一些企业还为管理层明码标价,按行政级别划定每年的报销标准。

中央提出根除职务消费,与目前抓八项规定的落实情况息息相关,过去仅控制职务消费上限的制度,不仅没有起到约束,反而助长了国企高管的不正之风。

六、调控央企

据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介绍,《方案》中所说的 “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包括由国务院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企业中,由中央管理的企业董事长、党委书记(党组书记)、总经理(总裁、行长等)、监事长(监事会主席)以及其他副职负责人。下一步,拥有这些身份的央企高管,多数薪酬水平都要下降。

现在央企高管的薪酬是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两部分构成。不同的央企之间,两部分薪酬都有差异,甚至存在少数央企高管自定薪酬的问题。改革后,只要是中央任命的央企管理负责人,原则上都拿相同的基本年薪;绩效年薪部分,则要参照相关部委对其年度考核评价的结果来确定。其外,央企高管的薪酬构成还新增了任期激励部分。年度或任期考核评价不合格的,不得领取绩效年薪和任期激励收入。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曾受邀参加前期相关部委对《方案》制定的讨论,他的概括是,本轮央企高管薪酬改革,主要包括“完善制度,调整结构,加强监管,调节水平,规范待遇”五方面的内容。

分开来阐述,所谓完善制度,就是指针对不同类型的央企类型,结合不同的央企高管选拔任用,制定、完善薪酬差异化制度;调整结构是要明确在央企高管薪酬中,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中长期激励各自占多大的比重,这是和差异化薪酬制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加强监管是指中央有关部门要对政策实施过程和实施结果进行监督检查;调节水平是指调节不合理的过高、偏高的央企高管薪酬水平;规范待遇则是要把薪酬之外,央企高管的七七八八的履职待遇中存在的各种漏洞堵死,使之规范化、公开化。

 

     

—————————————————

我是胡岳伦!

相信本文给了你众多的启发和灵感,如果你渴望每天都能得到,不为人知的赚钱秘诀和营销思路,那就加我微信号:75851310(备注:绝招),并且我会立刻赠送

《暴利产品月赚三万秘籍》 

《每天被动加200粉丝的绝招》

《24小时赚10万美金案例解析》

 

抢沙发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