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思•卡拉曼:我有价值投资的基因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周刊 2011年12月20日

卡拉曼指出,价值投资者不应和坏人拴在一起。这里他是指看似非常便宜的股票

传奇价值投资者塞思•卡拉曼(Seth Klarman)一向比较害羞,很少在媒体露面。不过最近他接受了著名访谈记者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的采访。

价值投资具有“遗传基因”。“我有价值投资的基因,”卡拉曼说。当市场开始下跌时,很多人惊慌失措反应过度。“我可以坦然应对,而很多人处于和人类本性的斗争折磨中。”

价值投资者需要“慢下来”。“如果你能记住股票不是单纯的一张随风而动的纸片,而是代表了企业未来收益的一部分,你就能明白投资的意义。”他说,投资者需要“慢下来”。“如果现在能以非常大的折价购买到代表公司未来收益的股票,我是否会担心过段时间它会以更低的价格交易?你很难确定市场明天会给你怎样的价格,你现在可以做的是买入一部分,然后留下一些资金等待未来继续买入。”他说,分析是比较容易的部分,耐心也很重要。

投资是经济学和心理学的交集。“投资需要学习经济学和心理学。”这是卡拉曼经常告诫商学院学生的内容。“经济学中关于公司业务估值的问题,不是非常难。而与心理学所关联的,比如你要买多少?现在的市场价格是否可以买入?你是否需要等待一个更低的价格?如果市场看起来像世界末日,你又该如何?这些问题相对来讲更难一些。”他说。

杰出的价值投资者都知道贪婪会击溃投资者本身。“价值投资者必须要有耐心,有纪律,但我真的觉得你更需要的是,不可太贪。”究其原因,他解释说,那些因为贪婪而使用大杠杆操纵的人往往最终会受到市场打击。“几乎所有的金融危机,都是因为杠杆过高。”

价值投资者必须认识到,杠杆既能放大收益也同时会放大潜在损失。“由于低估杠杆的威力,我曾经犯过错误,不过我很幸运,没有将投资搞砸。但是其他人不一定有这么幸运,所以不要使用太多杠杆。”卡拉曼说。

他们应该在傲慢和谦逊中保持平衡。“投资者需要平衡傲慢和谦逊,当你买入的时候,这是一个傲慢的行为。这意味着,你认为市场会回转,即使有人不停地将股票卖给我。我买入是因为我知道的比别人多,所以我坚持自己买入的行为,这是一种傲慢。”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还要谦逊的对自己说‘我可能是错的’。”

他们不担心股市是否立刻回转。卡拉曼说他更关心股票的价值。他承认,在他办公桌上没有彭博终端等数据库,“我办公室只有一大堆关于公司经营的文件资料,有一台电脑和一部电话。”作为中长期的投资者,“我们关心的回落的唯一原因是,这样我们就可以买到更便宜的东西。”

卡拉曼会在市场下跌的时候选择购买。“我们从波动中获益,”他说,当其他投资者急于卖出的时候,往往是他的基金买入的时候。然而,卡拉曼也强调,这是基于他对公司价值的判断,如果预期公司未来前景不好,他会待在场外。

对于价值投资者,买比卖容易。“买入相对更容易,但卖出很难的。”卡拉曼说。这是因为你很难知道何时撤离是最佳的。

卡拉曼指出,价值投资者不应和坏人拴在一起。这里他是指看似非常便宜的股票。“很多股票价格便宜是有原因的,”卡拉曼说,“每个人都不愿意持有那些管理层凭借自身地位掠夺股东财富的公司。”他说。“有些公司常年被低估,那可能是因为它们的管理层差劲。公司良好的管理会增加公司的价值,当公司股票价值低估时,他们也可以回购股票。而管理不善会伤害到股票。这些都是我早期的但深刻的教训。”卡拉曼说。

塞思•卡拉曼(Seth Klarman)是Baupost基金公司总裁。Baupost集团成立于1983年,该基金从建立到2008年12月31日,26年以来的年均收益率为 16.5%,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收益率为10.1%。在被称为“失去的十年”的1998年到2008年,Baupost基金的收益率为15.9%,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收益率为1.4%。

 

     

—————————————————

我是胡岳伦!

相信本文给了你众多的启发和灵感,如果你渴望每天都能得到,不为人知的赚钱秘诀和营销思路,那就加我微信号:75851310(备注:绝招),并且我会立刻赠送

《暴利产品月赚三万秘籍》 

《每天被动加200粉丝的绝招》

《24小时赚10万美金案例解析》

 

抢沙发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