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最推崇的十本书之二:《聪明的投资者》

核心提示:如何成为一名好的投资者?巴菲特的回答是:阅读。如何成为像巴菲特一样的投资者?巴菲特研究者刘建位的回答是:读巴菲特读过的书。今后一段时间,刘建位将在21世纪网专栏中推出系列文章,告诉你巴菲特推崇哪些投资书籍,并从哪些书中得到启示。此篇为该系列的第二本书。

巴菲特一直认为,格雷厄姆著的《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是最伟大的投资书籍。他为什么如此推崇这本书呢?这本书对他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特殊意义呢?为什么巴菲特和格雷厄姆一样更推崇《聪明的投资者》胜过《证券分析》?巴菲特最推崇第几版呢?

1950年,巴菲特大学即将毕业,他一心想上名校哈佛,却在面试中被拒,因为哈佛培养的是领导者,而不仅仅是专家。可是巴菲特从小到大只想成为一个股票投资专家。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失望之余,他却偶然看到一本新书,《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格雷厄姆著,第一版出版于1949年。

巴菲特打开一读,猛然顿悟投资的真谛。

过了35年,巴菲特回忆起往事,仍然非常激动:“对我来说,读到这本书,就像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的圣徒保罗一样。”(Omaha World-Herald, March 24, 1985 P83)

在圣经新约全书使徒行传中,保罗回忆了第一次遇到主的故事:

我原来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却是从小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门下,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事奉神,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

我曾经逼迫信奉主的人,直到死地,无论男女都锁拿下。

这是大祭司和各位长老都可以给我作见证的。我又领了他们写给兄弟们的书信,往大马士革去,要把在那里信奉主的人锁拿,带到耶路撒冷去受刑。

大约在是在中午,我快到大马士革城了,正在往前走进城的时候,忽然从天上发出大光,从四面八方照着我。

我一下子仆倒在地,听见有个声音对我说:保罗,保罗,你为什么要逼迫我。

我回答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

与我同行的人,看见了那光,却没有听见主对我说话的声音。

我说,主啊,我应该做什么?

主说:起来,进到大马革城里去,在那里,将要派你去做的一切事,会有人告诉你。

巴菲特形容自己读到格雷厄姆的著作《聪明的投资者》的感觉,就像圣徒保罗在前往大马色的路上忽然被一道光击中听到主的声音一样。

巴菲特后来解释到:“我并不想让别人听起来我象是一个狂热的宗教教徒一样,但这本书真的是让我突然顿悟。”(News York Times Magazine, Apri l2, 1990)

过了23年,1973年巴菲特给《聪明的投资者》第四版写了序言:“1950年年初,我阅读了本书的第一版,那年我才19岁。当时,我就认为这本书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书籍。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如此。”可见这本书在巴菲特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这让我想起了六祖慧能在坛经中讲述的自己求师学佛的故事:

我的父亲原本祖籍范阳,后来被降职,流放到岭南,于是作了新州的百姓。我这一生很不幸,父亲早逝,遗下年老的母亲和我相依为命。后来迁移到南海,每天只能上山砍柴,靠卖柴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困苦。

有一天,有位客人买柴,嘱咐我把柴送到客店去。我帮客人把柴放好,收了钱,走出房门,忽然听见有一位客人正在大声诵读佛经。不知怎么回事,我一听那位客人所诵的经文,心里顿时豁然开悟。

于是我就大胆问那位客人:“请问您念的是什么佛经啊?”

客人回答:《金刚经》。

我再问他:您是从哪里来啊?怎么会读这本佛经呢?

客人说: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那是禅宗五祖弘忍大师住持教化的道场,跟随他学佛的弟子有一千多人。我去东禅寺礼拜弘忍大师,才听到他讲授这本金刚经。大师经常劝出家和在家的弟子说,只要坚持诵读《金刚经》,自然就能够见到自心本性,当下就能了悟成佛。”

我听了客人的这一番话,心中大喜,也想去参拜五祖。

也许是由于过去结下的善缘,承蒙一位客人慈悲,赠给我十两银子,让我用来给购买母亲独自生活所需的衣服和粮食,剩下的钱做为盘缠,去到黄梅县东禅寺参拜五祖。我将母亲安顿好了以后,辞别母亲,走了三十多天,来到黄梅县东禅寺来礼拜五祖。

如果说五祖是当时中国禅宗最有名的大师,那么格雷厄姆就是当时华尔街最有名的投资大师,被称为证券分析之父,价值投资鼻祖。

巴菲特读了格雷厄姆的著作《聪明的投资者》,和慧能听到《金刚经》一样,心即开悟,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去拜到格雷厄姆门下学习真正的投资成功之道。

有一天巴菲特在学校翻看各大院校研究生招生简章时,正好看到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招生简章时,忽然一个对他来说非常熟悉非常向往又如雷贯耳的大师名字出现在他眼前:格雷厄姆!

巴菲特没有想到,自己人生头20年最大的挫折,报考哈佛研究生被拒绝录取,却成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命运转折点。

正如老子道德经上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因此,当你被拒绝时,当你失败时,千万不要灰心丧气,人生的道路特别漫长,这只不过是拐了一个弯,反而可能让你拐到正确的方向,走上真正的成功之路。

尽管早已错过了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申请读研的最后截止日期,再过一个月就要开学。巴菲特还是下定决心一试提笔写了一封信,不是写给格雷厄姆,而是写给戴维·多德。

因为格雷厄姆尽管是非常有名的投资大师,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但只是兼职而已,只管定期来上课,平时主要在华尔街他的投资公司上班,根本不在学校,更不管什么招生事宜。

1928 年帮他记录讲课内容并一起编写投资教科书《证券分析》时,多德只不过是一个年轻小助教。过了22年,已经成为教授,金融系的系主任,哥伦比亚商学院的副院长,而且是商学院招生委员会的主任。这在招生简章上写的一清二楚。巴菲特并不知道,多德现在已经成为格雷厄姆投资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但他不用猜也知道,多德和格雷厄姆合作22年,关系肯定铁的狠。

实际上格雷厄姆只管教学,不管招生,巴菲特能不能读上哥伦比亚商学院的研究生,身为副院长主管招生工作的多德说了算。

巴菲特在其传记《滚雪球》中回忆道:“我在8月写的申请信,离开学只有一个月,而其实我早应该这么做了。天知道我写了些什么。我可能写的是,我刚刚在奥马哈大学发现了这本招生简章。上面说你和本杰明·格雷厄姆在贵校任教,我认为,你们是站在奥林匹斯山山顶的某个地方普普通通常规的入学申请信,这而是我发自内心的渴求。”

也许多德被这封申请信所体现出的热忱所感动,也许是因为在哥伧比亚大学格雷厄姆和多德更感兴趣的是学生对商业和投资的领悟力,而不是他们的心理成熟程度,不管是什么原因,在截止日期之后,没有经过面试,巴菲特就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了。格雷厄姆和多德并不想打造领导者,他们教授的一种特别的专业,他们只想培养遵循他们发现并传授的真正投资成功之道的专业人士。

《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改变了巴菲特的投资思想,也改变了他的人生命运,让他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从格雷厄姆学到真正的投资成功之道,从一个普通的业余投资者转变成一个投资大师,2007年又成为世界首富。

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都认为《聪明的投资者》比《证券分析》对投资者更有帮助。

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第一版出版15年之后, 1949年,他完成了一部专门写给业余投资者的通俗投资教材,因为这些读者很可能会对《证券分析》长长的篇幅和十分专业的深度望而却步。

《聪明的投资者》的篇幅还不到《证券分析》的一半,却与后者一样条理清晰、结构严谨。

我个人认为,《证券分析》是专业版的投资圣经,而《聪明的投资者》业余版的投资圣经。

格雷厄姆在这本书更强调基本的投资原则,没有过多讲述详细的分析技术,所以更多的是投资成功之“道”,不像《证券分析》那样有很多篇幅在探讨分析技术“术”。这本书更通俗,更易懂,更受到业余投资者的欢迎,所以流传的范围更多广泛,在证券投资界获得了更高的声誉和地位。

沃伦·巴菲特读这本书时只有19岁,他也和无数读过《聪明的投资者》的投资者一样从中看到了投资成功希望。巴菲特说。“读格雷厄姆的书,没有人会感到无聊。”

巴菲特在《聪明的投资者》第4版推荐序中强调,这本书最重要的是提供了投资成功之道:

“要想在一生中获得投资的成功,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超凡的商业头脑或秘密的信息,而是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作为决策的基础,并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其不会对这种体系造成侵蚀。本书能够准确和清晰地提供这种知识体系,但对情绪的约束是你自己必须做到的。如果你遵从格雷厄姆所倡导的行为和商业准则(而且,如果你重点关注第8章和第12章所给出的极为宝贵的建议),那么,你将会获得不错的投资结果(这种结果所反映出的更多成就,要超出你的想象)。”

巴菲特把第8章的精华总结为一句话:股市短期是投票机,但长期是称重机。

第20章的核心是格雷厄姆的一句话:“我大胆地将成功投资的秘密精炼成三个单词的座右铭:安全边际(Safe of Margin)。”

巴菲特认为安全边际是投资中最为重要的概念:

巴菲特在1990年致股东的信中说:“在《聪明的投资人》中最后一章中,本·格雷厄姆强烈反对所谓的匕首理论(巨大的债务将促使管理层更加用心经营,就好像一把放在汽车方向盘上的匕首逼迫司机小心驾驶):‘面对把正确投资的秘密浓缩为三个单词的挑战,我斗胆地提出一个座右铭:安全边际。’我读过这句话已经42年了,至今我仍然认为安全边际的概念非常正确。投资人忽视了这个非常简单的投资座右铭,从而导致他们从90年代开始遭受重大损失。”

巴菲特在1992年致股东的信中说: “……我们在买入价格上坚持留有一个安全边际。如果我们计算出一只普通股的价值仅仅略高于它的价格,那么我们不会对买入产生兴趣。我们相信这种“安全边际”原则——本·格雷厄姆尤其强调这一点——是投资成功的基石”。

巴菲特建议,每次当股票市场的走向出现了显著变化时都应该回头看看这本《聪明的投资者》:“每次阅读,你都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格雷厄姆在晚年常说,他认为刚涉足投资业的年轻人或者任何一位投资者阅读《聪明的投资者》要比看《证券分析》更有帮助。

据说格雷厄姆本人也对《证券分析》的第4版不满意。詹姆斯·瑞在第4版问世后遇见了格雷厄姆,他强调指出,格雷厄姆自己对它并不满意。

事实上,当格雷厄姆70 年代中期在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讲学时,选择了《聪明的投资者》作为教材。

1951 年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巴菲特回到家乡奥巴哈,在父亲的股票经纪公司工作。空闲之余,他晚上在奥马哈大学为成人夜校讲授投资课程,讲了好几个学期。他选用的教材是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而不是《证券分析》。我想,一是因为《聪明的投资者》更适合这些作为业余投资者的学生们,二是因为他认为《聪明的投资者》比《证券分析》更有帮助。
格雷厄姆独立完成《聪明的投资者》第四版修订,他并不完全赞同巴菲特的改动。

本·格雷厄姆非常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建议读者应该从书中找到对自己有用的观点并在工作中加以运用。他并不认为学生、读者或同行们应该与他提出的原则或其他人提出的原则严格地保持一致。

格雷厄姆经常对自己过去的思想进行检查,提出挑战。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格雷厄姆才会每隔5到8年就对《聪明的投资者》进行一次修订,1949年第一版,1954年第二版,1965年第三版,1973年第四版。第四版是格雷厄姆本人修订的最后版本,巴菲特明显最推荐《聪明的投资者》第四版,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巴菲特本人为格雷厄姆修订第4版提供了很多帮助,二是格雷厄姆去世后巴菲特专门给第四版写了序言。

根据《格雷厄姆论价值投 资》(“Benjamin Graham on Value Investing : Lessons from the Dean of Wall Street” by Janet Lowe )书中第12章的记载,格雷厄姆晚年的健康状况日趋恶化,但他仍坚持修订《聪明的投资者》。1973年,79岁的格雷厄姆修订的《聪明的投资者》第四版终于问世了,这里面凝结着他的学生和密友巴菲特的支持和帮助。

畅销书《金钱游戏》和《超级金钱》的作者亚当·史密斯说,1970年,格雷厄姆从法国回来时,邀请亚当·史密斯在皇宫大酒店共进早餐,在席间谈到了与人合作修订《聪明的投资者》的想法。史密斯说,本当时的唯一人选是沃伦·巴菲特(详见《超级金钱》2006年版序言)。格雷厄姆的确找了他的学生巴菲特。巴菲特说:“格雷厄姆当时正在住院,他让我去一趟,还请我参加修订工作。哈珀公司支持他的意见,于是我就答应了。”

如果本没有生病,巴菲特或许也会答应他的请求。巴菲特初次阅读这本书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在1970年给本写信说,在那之前他的投资一直是“激情而非理智的”(这似乎不假,因为巴菲特第一次看到《聪明的投资者》时才19岁)。
巴菲特用五页纸阐述了自己对修订的看法,他在信中明白地指出,无论是“保守的”还是“进取的”投资者,现在都必须研究证券市场的变化,因此书中的很多早期观点都应该修订。他认为这正是两种投资者迫切需要的。巴菲特写道:“根据这样一个最重要的结论,用任何与以前相近的材料修订此书都是很困难的。”

巴菲特还在另一封信中明白地指出,铁路股票在市场交易中的比重已大大降低,因此第一版中对铁路股票的强调已经不合时宜了。格雷厄姆回复说:“我并非钟情于铁路,事实上,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理由外,我一直对它们很反感。”巴菲特准备为修订工作发表更多的个人意见,但是他发现这并不现实:“只要我开始工作,就不会按他的方式进行,结果只能是合作者之间互相指责。因此他决定独立完成修订工作。”格雷厄姆于1970年11月1日给巴菲特写了回信,他显然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有了起色。“我们明天去澳大利亚,12月12日返回。我会为修订搜集一些统计数据。衷心祝福你和苏茜。”

格雷厄姆康复后,自己独立完成了第四版的修订。看来他并不完全赞同巴菲特提出的改动。

巴菲特提出的改动是什么呢?其实并不多。

巴菲特说:“我想多谈一些通货膨胀,多谈一些投资者应当如何分析企业,但我就像根本不想改动圣经中的十诫一样,根本不想改变他的基本原则。”(Warren Buffett speech, New York Society of Security Analysts, December 6,1994。)

本和巴菲特的分歧并没有阻止他们对《聪明的投资者》的修订工作交流意见。他们互通电话、交换草稿互相评论。格雷厄姆很欣赏巴菲特的见解,不断给他写信、打电话,让他了解自己的修改意见。

巴菲特认为本在70年代还努力地工作以更新自己对华尔街的认识,并且取得了一些成绩。格雷厄姆写道:“我最近发现许多重要公司的财务状况与1963年和上一版出版时相比严重恶化了。”1971年,本又给巴菲特写了一封信(此时修订工作已经完成了):“我想你不会愿意作为合著者署名,但是我非常愿意遵循《证券分析》的传统,在扉页上注明‘与沃伦·巴菲特合作完成’以及一些对你的赞扬之词。你认为如何?”

1973年,《聪明的投资者》第4版首次印刷时,巴菲特并没有为书写序言,却在本去世后为重印本写了序言。这篇序言写得很短却很棒。

在完整保留格雷厄姆原著1973年第4版的基础上,2003年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也是福布斯杂志原资深记者贾森·兹威格推出修订版。根据近40年尤其是世纪之交全球股市的大动荡现实,对原文提供了大量的注释,每章原文之后都结合原书出版后30年来证券市场的发展相应写出一章进行深入点评,进一步检验和佐证了格雷厄姆的价值投资理论。

2004年2月27日,巴菲特在致股东的信中特别写道:“2002年Jason Zweig重新编辑评点了我最喜爱的投资书籍《聪明的投资者》,他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

《聪明的投资者》中文版

格 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英文原版,共有5个版本,巴菲特写序推荐的第4版,1996年12月14日台湾寰宇翻译出版,书名为《智慧型股票投资人》(俞济群译)。2003年,在巴菲特写序推荐的第4版的基础上的兹威格点评英文版,2010年8月1日由人民邮电出版社翻译出版,书名《聪明的投资者》(王中华和黄一义译)。

顺便澄清一下一个让很多读者非常纠结的版本问题:1999年江苏人民出版社翻译出版《聪明的投资者》,2001年更名为《格雷厄姆投资指南》,其实是原书第3版。我的依据有三个:一是江苏版没有巴菲特专门给第4版写的序言。二是正文内容只15章,而第4版有20章。三是江苏版正文第一页最后一行“基于1914年到1963年的经验”,以及多处表格截止年份为1963年;而第四版引言中特别叙述1965年以来(即第3版后)新的市场发展变化,第3章标题就是“一个世纪的股市历史:1972年年初的股价水平”,多处正文及图表数据截止到1971年前后。

从内容来看,当然是最新的评点版最好。只从原文翻译来看,第4版的台湾寰宇版和内地邮电点评版两本书翻译都不错,各有特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比阅读。
不过,我对两本书关于第20章的书名,也是这本书的核心概念:“Safe of Margin”的翻译有保留意见,台湾寰宇版翻译为“安全保障”,内地邮电版翻译为“安全度”,我个人更喜欢最通俗最常见也最游行的译法“安全边际”。

翻译是小技,但对于想要揣摩大师本义的读者来说,却是大事。

投资名著要想翻译得信达雅,做到准确可信,要求专业知识已经很难,通畅流利要求文字功底和专业素养更是难上加难。至于雅,对于满篇都是投资术语的投资书籍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幸运的是,格雷厄姆本人的英文名著达到了这一水准,遗憾的是翻译这样的名著要想做信达雅,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国内翻译稿费最高只有千字 65元,而且往往要求时间很紧,因此各位不要对翻译过于挑剔,能够明其大义已经相当不错,想要深究其真义,一是读原著,二是做实践,别无他途。

不信,你比较一下《聪明的投资者》第4版中巴菲特的序言英文原文、台湾寰宇版和内地邮电版,就会明白,巴菲特的英文很简单却很精彩,却很难翻译得简单准确又精彩。

1、巴菲特序言原文

Preface to the Fourth Edition, by Warren E. Buffett

I read the first edition of this book early in 1950, when I was nine-teen. I thought then that it was by far the best book about investing ever written. I still think it is.

To invest successfully over a lifetime does not require a strato-spheric IQ, unusual business insights, or inside information. What’s needed is a sound intellectual framework for making deci-sions and the ability to keep emotions from corroding that frame-work. This book precisely and clearly prescribes the proper framework. You must supply the emotional discipline.

If you follow the behavioral and business principles that Gra-ham advocates—and if you pay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 invaluable advice in Chapters 8 and 20—you will not get a poor result from your investments. (That represents more of an accomplishment than you might think.) Whether you achieve outstanding results will depend on the effort and intellect you apply to your invest-ments, as well as on the amplitudes of stock-market folly that pre-vail during your investing career. The sillier the market’s behavior, the greater the opportunity for the business-like investor. Follow Graham and you will profit from folly rather than participate in it.

To me, Ben Graham was far more than an author or a teacher. More than any other man except my father, he influenced my life. Shortly after Ben’s death in 1976, I wrote the following short remembrance about him in the 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 As you read the book, I believe you’ll perceive some of the qualities I men-tioned in this tribute.

2、台湾寰宇版翻译巴菲特的序言
我在1950年代初期,阅读了本书的第一版,当时我才十九岁,我认为这是投资领域中最佳的书籍,目前我仍然如此认为。

成功地投资生涯不需要杰出的智商,非比寻常的经济眼光,或是内线消息,所需要的只是下决策时的健全智识架构,以及有能力避免情绪破坏该架构,本书明确而清晰地描述该架构,你必须将情绪纳入纪律之中。

如果你遵从葛拉罕所倡导的行为与商业原则,尤其是第八章与第二十章珍贵的建议,你的投资将不会出现拙劣的结果(这是一项远超过你想象范围的成就) ,你的杰出绩效将取决于运用在投资的努力与智识,以及在你的投资生涯中股票市场所展现的愚蠢程度,市场行为越愚蠢,明智的投资机会便越多,遵循葛拉罕的教诲,你将从愚蠢的行为中受益,而不会参与其中。

对我来说,班哲明·葛拉罕不仅是一位作家与导师而已,除了我父亲,他是影响我一生最大的人,在班哲明于1976年去世后不久,我在金融分析师杂志发表了一篇追悼他的文章,阅读本书时,我相信你会感受到我在赞辞中所提及的一些特质。

3、内地邮电版翻译

1950年年初,我阅读了本书的第一版,那年我19岁。当时,我认为它是有史以来投资论著中最杰出的一本。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如此。
要想在一生中获得投资的成功,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超凡的商业头脑或秘密的信息,而是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作为决策的基础,并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其不会对这种体系造成侵蚀。本书能够准确和清晰地提供这种知识体系,但对情绪的约束是你自己必须做到的。

如果你遵从格雷厄姆所倡导的行为和商业准则(而且,如果你重点关注第8章和第12章所给出的极为宝贵的建议),那么,你将会获得不错的投资结果(这种结果所反映出的更多成就,要超出你的想象)。能否获得优异的投资成果,这既取决于你在投资方面付出的努力和拥有的知识,也取决于在你的投资生涯中,股市的愚蠢程度有多大。股市的行为越愚蠢,有条不紊的投资者面对的机会就越大。遵从格雷厄姆的建议,你就能从股市的愚蠢行为中获利,而不会成为愚蠢行为的参与者。

我认为,格雷厄姆并非仅仅是一位作者或老师。他对我一生的影响,仅次于我的父亲。格雷厄姆1976年去世后不久,我写下了下面这篇纪念短文,发表在《金融分析师杂志》上。我相信,当你阅读本书时,一定能感受到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关于格雷厄姆的一些优秀品质。

4、因为写书需要引用,我也翻译过这篇序言,翻译了好几次也不满意,只能感叹:翻译和投资一样,是技术,也是艺术,达到平均水平容易,要想卓越出众难乎其难。

正如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引言中所说:

原 文:The art of investment has one characteristic that is not generally appreciated. A creditable, if unspectacular, result can be achieved by the lay investor with a minimum of effort and capability; but to improve this easily attainable standard requires much application and more than a trace of wisdom. If you merely try to bring just a little extra knowledge and cleverness to bear upon your investment program, instead of realizing a little better than normal results, you may well find that you have done worse.

台版翻译:投资的艺术有—个特点,但这一点并不为—般人认同:门外汉只需要少许的能力与努力,便可以达成令人敬佩的——若非可观的——结果;若试图超越这个垂手可得的成就,就需要无比的智慧与努力。如果你希望稍微改善正常的业绩,而在你的投资策略中加入一点额外的知识与巧见,则你会发现结果不进反退。

------刘建位

     

—————————————————

我是胡岳伦!

相信本文给了你众多的启发和灵感,如果你渴望每天都能得到,不为人知的赚钱秘诀和营销思路,那就加我微信号:75851310(备注:绝招),并且我会立刻赠送

《暴利产品月赚三万秘籍》 

《每天被动加200粉丝的绝招》

《24小时赚10万美金案例解析》

 

0条评论

评论加载中,请稍等...

昵称*

邮箱*

网址